奇闻异事,未解之谜,娱乐八卦,网络百科尽在奇怪吧

 首页 > 历史趣闻 > 正文

灵异故事之一路惊魂

2018-04-26 14:08:54 来源:奇怪吧 编辑:小编

导读 : 伍森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走着,总觉得身后有什么东西跟着他,不远不近。伍森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,最后竟跑了起来。跑出不远,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一团黑东西向他飘来,是鬼魂吗?

这天,市晚报记者伍森接到一个中年男人的电话。他提供了一条新闻线索,说灵奇镇有个不怕冷的婴儿,在冰天雪地里冻上几天几夜也没事。伍森很感兴趣,中午吃过饭,就动身前去采访。

距离灵奇镇还有10公里时,已是下午五点,伍森搭的那辆汽车抛锚了。天色渐渐暗下来,伍森很焦急,他决定直接打车到灵奇镇住一晚,第二天一早再去采访。

伍森下了车,看到镇口停着一辆很破旧的面包车,车顶上斜放着一块“出租”的牌子。伍森打开后车门坐了上去,车里很暗,还有股难闻的汽油味,他皱着眉头说:“到灵奇镇。”司机没有言语,摇摇晃晃地上了路。颠簸了一路,困得厉害,伍森往座位上一歪,呼呼睡着了。

等他再睁开眼时,发现天已经黑透了,车厢里伸手不见五指。伍森望了望驾驶座,没有司机的影子,四下里一片死寂。“人呢?”伍森一激灵,坐了起来,黑暗中一种沉闷的窒息感向他压迫而来,就像置身在一口封闭的棺材中。

伍森打开车门跳下去,四周黑乎乎的,他围着车转了一圈,并没有发现人影。“难道遇上了鬼?”伍森提心吊胆时,脚上突然一紧,一只冰冷的大手抓住了他的脚踝,吓得他“啊”的一声尖叫,险些晕过去。

这时车底伸出一个头,说道:“看来车是修不好了,你还是自己去灵奇镇吧,我不收你钱了。”

原来司机正在车底修车,伍森长舒了一口气,问司机:“到灵奇镇还有多远啊?”

“不远了,也就四里多路。”

伍森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走着,总觉得身后有什么东西跟着他,不远不近。伍森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,最后竟跑了起来。跑出不远,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一团黑东西向他飘来,是鬼魂吗?他听老人说过,遇到鬼魂的时候,一定不能惊慌,否则会被鬼魂附体。伍森闭上眼睛,迎着那团黑走去。突然膝盖一痛,撞到了什么。这时一个声音在他耳畔响起:“哎哟,我瞎你也瞎啊!”

伍森吓坏了,找了半天,才发现一个只有自己一半高的驼背老头正从地上爬起来。原来撞到了一个瞎子。伍森马上赔不是,“对不起啊,大爷。到灵奇镇怎么走?”

“你走错了,这条路不通灵奇镇。”老头说完,慢慢消失在黑暗之中。

伍森说声“谢谢”,又回到了岔路口,往西北方向走去。果然,时间不长,他就看到远处有一点灯光。

 

伍森来到一间小土屋前,敲了敲门,问:“有人吗?”没有回答。伍森累极了,顾不了太多,推门就走了进去。小屋里异常简陋,两个像床似的箱子,一大一小,摆在屋子两头。地上散落着一些锅碗瓢盆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霉味。“怎么没人呢?”伍森在靠里边的小箱子上坐了下来。可等了很久也不见有人回来,一种深深的恐惧又浮上了他的心头,他突然觉得这里诡异无比,昏暗的灯泡就像一只眼睛在紧紧地盯着他。伍森再也坐不住了,他想马上离开,就在这时,门外传来了缓缓的脚步声,看来是主人回来了。

等待是可怕的,那近在咫尺的脚步声走了很久才走到门前,一下一下就像踩在伍森的心上。门微微动了一下,慢慢地被推开了,一只鞋子迈进了小屋,就在那人即将进屋时,灯突然灭了,小屋顿时陷入了黑暗之中。伍森什么也看不见,但他感觉那人已经进了屋,一声不响地坐到了靠门的大箱子上,正盯着自己看,伍森忙说:“我是个过路的,想在这里借宿一晚,可以吗?”

“随便。”那人的声音低沉而嘶哑。

“谢谢。”伍森冲着发出声音的方向问,“灯怎么灭了?”

“停电了。”那人的话几乎是和伍森同时停止的,好像伍森还没有问,他就已经回答了。

伍森想在小箱子上躺一躺,可刚一闭眼,一种莫名的恐惧就从四面八方不停袭来,他只好又坐起来和那人聊天:“听说灵奇镇有个不怕冷的婴儿,在冰天雪地里冻上几天几夜也没事,有这回事吗?”

那人许久都没有说话,突然冷冷地冒出句:“你信吗?”

“我本来是不信的,但有人打电话向我们提供新闻线索说……”伍森说到这里,突然顿住了,脑子里猛然闪过一个念头,打电话那人的声音和面前这人的声音竟然一模一样!而更让他恐惧的是,那个司机和那个瞎眼老头的声音居然也跟他一样,难道他们是同一个人?难道这是一个圈套?!伍森全身冰凉,感觉就像掉进了万劫不复的地狱,不由得回忆起了三年前的一个冬夜。

那是一个寒风刺骨的夜晚,伍森把一对母女赶出了家门。女人是个寡妇,带着一个女婴。伍森是在采访一次车祸时认识她的。那女人的丈夫在那次车祸中丧生,女儿刚出生不久,伍森见她有几分姿色,就经常给她一些帮助,后来两人同居了。不久,又有人给伍森介绍了一个年轻的女朋友,伍森不由分说把那女人赶了出去。再后来,伍森听说女人在大桥下待了一夜,由于寒冷,女婴冻死了,女人也因此精神失常。这件事已经过去三年了,伍森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。

但今晚发生的一切,又令他猛然想起这件事,难道那个冻死的女婴来复仇了?可眼前这个声音低沉嘶哑,明明是个男人啊!

那人依旧不出声,但伍森能感觉到黑暗中有一双仇恨的眼睛正死死盯住自己。他确信那人在黑暗中看不到自己,就慢慢地站起身,一点一点地向门口挪动,没有发出一丝声响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伍森终于挪到了门口,还有一步他就能逃出这个恐怖的小屋了。就在他准备往外闯时,电灯突然亮了一下,随即又灭了,小屋又陷入了黑暗之中。但就是这电光火石的一刹那,让伍森看清了大箱子上的人。那人居然不是坐着,而是僵直地躺在上面,怀里抱着一件红棉袄,一张脸苍白僵硬,两只眼睛大张着,长长的头发垂到了地上,竟是曾经和自己同居过的那个女人!

伍森几乎吓疯了,他一把拉开门,没命地蹿了出去。他的头撞在了一堵墙上,鲜血顺着脑门流下来。可来时小屋前并没有墙啊?他顾不得多想,也顾不得疼痛,只是没命地往前跑。离小屋已经很远很远了,但伍森仍旧咬着牙继续往前跑,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减弱心中的恐惧。

天渐渐亮了,远处传来的一声鸡鸣似乎叫醒了伍森。他这才发现自己正在一座土坟前,浑身已经湿透,土坟四周是数不清的脚印。土坟前的那块石碑上,赫然刻着那一对母女的名字!

伍森身子一软,再也支撑不住了……


当前栏目:历史趣闻
相关推荐
最新历史趣闻
猜你喜欢
  1. 奇闻异事
  2. 娱乐八卦
  3. 未解之谜
  4. 科学探秘
  5. 历史趣闻
  6. 网络百科
  7. 图片大全
热门图片
每周热榜
精彩推荐
'); })();